關注我們
荊楚網 > 新世代集運查詢物流頻道 > 湖北新世代集運查詢物流

這裏曾被稱為“紙城” 藏着幾代“李煥英”的青葱歲月

發佈時間:2021年03月18日07:31 來源: 武漢晚報

漢陽造紙廠的生活區。

漢陽造紙廠的生活區。

漢陽造紙廠的老房子。

記者許魏巍 攝

漢陽造紙廠旁的電塔。 

春節上映的電影《你好,李煥英》票房持續走高,打破了一個又一個的中國影史記錄。湖北姑娘賈玲在她的導演處女作中,用真摯而平淡的親情,有磕絆也有牽掛的鄰里情,樸實又單純的愛情,打動了無數人。而片中的“勝利化工廠”拍攝取景地——襄陽衞東機械廠也一度爆火,成為大家抒發感情、感懷青葱歲月的場景。曾經一個大型工廠,就能圈起一個小小的世界,武漢也有不少這樣的“情懷大廠”,位於武漢市郊西南的“漢陽造紙廠”就是其中一個,這裏時間很慢人很近, 磚瓦林蔭間是幾代人的“漢紙情懷”。

一代“紙城”養育三代人

這裏曾是武漢的驕傲

據《漢陽造紙廠志》記載,漢陽造紙廠是新中國成立後,湖北興建的第一批現代化國營工廠,也是湖北省最大的造紙廠,1950年破土動工,1953年建成投產,曾為推動我國造紙工業的發展,有過不少輝煌的奉獻。

漢陽造紙廠興建於新中國成立之初,繁盛於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後因種種原因而停產。輝煌幾十年之後,屬於漢陽造紙廠的時代落幕了。

記者抵達漢陽造紙廠前的沌口街馬路時,只見一側廠區已變身成房地產項目,綠色的圍擋包裹住廠大門,另一側的老漢陽造紙廠生活區平均樓高不超過六樓,紅瓦紅磚或水泥平房與旁邊高聳而起的樓房形成強烈反差。

“在全國造紙行業中,漢陽造紙廠創造了許多‘第一’,這是我們紙廠的驕傲。”今年66歲,在漢陽造紙廠生活了66年的肖大哥説,這裏曾被稱為“紙城”,繁榮程度曾遠遠超過鍾家村、王家灣,“就像一個相當繁華的小城市,在全省都蠻有名氣”。

從肖大哥的父輩開始,就是漢陽造紙廠光榮的工人,他和下一輩也是如此。像他這樣的家庭,在漢陽造紙廠多得數不清,“紙廠養育了我們,我們也為紙廠貢獻了一生。”

這個“小城”將歲月暫停

這裏是“漢紙人”永遠的根

生活在這裏的人們,絕大多數曾是工作在漢陽造紙廠的職工及家屬。

現在有一批老工人留在這裏,把生活過成了一首悠然的詩歌。一些年輕人則走出去重新擇業,但紙廠仍是他們魂牽夢縈的地方,隔三差五就要回來一次,“住在外面,就更加想念紙廠的鄰里情”。

走進這片生活區,時間彷彿慢了下來,回到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小街兩側的早點攤冒着熱氣,路旁的菜農整齊碼放着新鮮蔬菜,看起來有些年頭的“綜合超市”裏啥都有,街坊鄰居打着招呼相互問着“過早冇”,好像所有人都相互認識,街坊就能站在路邊嘮半天嗑,曾經的職工俱樂部小平台上,阿姨們隨着音樂跳着廣場舞。

漢紙中路上不知道開了多少年的小賣部裏,曾老闆和愛人一直都在,在這裏度過了整個童年時光的90後姑娘恬恬,打從三四歲起就知道拿着零花錢,和姐姐妹妹們踮着腳,用稚嫩的聲音對曾老闆喊着:“爺爺,我要一根棒棒糖!”那時,她覺得這小賣部收銀台好高好高,一買就買了二十多年,小賣部收銀台也慢慢“變矮”,直至齊腰。

灌一瓶玻璃瓶裝的紙廠飲料廠生產的菠蘿汽水,騎着車和小姐妹們到運動場撒個歡,去職工電影院看場電影,到招待所後的花園裏玩“過家家”,去綜合超市裏小心翼翼挑選一支心愛的鋼筆,再到碟屋裏租盤光碟,晚上拉着媽媽的手,提上一桶衣服毛巾,跟着浩浩蕩蕩的人羣去澡堂洗澡,這是恬恬對童年的記憶,“現在我的寶寶一回到這裏,就開心得不行,彷彿看到了我自己”。

如今,老廠區已拆遷,運動場、電影院、澡堂已不復存在,建於1955年的職工俱樂部也變成了社區服務中心,但職工醫院、菜場、超市、理髮店、餐館等配套設施還有,紅磚紅瓦的老宿舍樓陽台上,衣服在暖風中温柔搖擺,老人們坐在椅子上曬着太陽,小孩子在廣場上瘋鬧。

歲月好似在這裏停了下來,沒有高樓大廈,也沒有燈紅酒綠。“當年,大半個沌口的人都來這裏洗澡,到我們俱樂部裏唱卡拉OK,在小商品市場買件閃崩(武漢話)了的衣服,出去説我是紙廠的,那別人都是羨慕的眼神。”住在這裏的居民羅麗娟告訴記者,現在雖然廠不在了,但家在這裏生活,“我們這裏低頭不見抬頭見,都是熟人,想找誰,樓下喊一嗓子就下來了。在這裏生活蠻好,這有一羣朋友,天天一起玩蠻開心,到別的地方去,我怕是還不習慣了。”

人們常説“懷舊”

這裏“讓我想到小時候”

這裏很多人出去了以後,又搬回來住。年輕人在外打拼,也時常會到這裏放空一下。

在臨街的一家理髮店裏,理髮師呂德喜在這裏拿起剪刀,一剪就是三十多年。呂德喜説,每天有大幾十、百把人來這剪頭髮,基本都是紙廠人,“好多搬出去了的,也還是回來剪頭髮”。走進呂德喜的理髮店,就一直見他忙個不停,剛幫兩位銀髮老人剪完頭,又迎來兩位中年人,他一邊熟練操作着一邊對記者説,“我也屬於子承父業了,上世紀50年代,我父親就分配到漢陽造紙廠配套的理髮店,後來我也接下了父親的手藝,繼續在這裏紮根了”。

剪髮20元,燙髮70-90元不等,這個價格算是良心價,呂師傅什麼頭都會剪。“來了不用多説,呂師傅就曉得我想剪什麼款。”原紙廠工人吳明華説,從學校畢業後,他就在漢陽造紙廠上班,後來廠關了,就在開發區買了新房,但每次都會專程開車回來剪頭髮,“我們留戀這個地方,對這裏很有感情”。

第一次來到漢陽造紙廠生活區的人們,往往會感到興奮、好奇,會覺得好似“穿越”回了上個世紀,空氣很靜,時間很慢,慾望很少,每一處斑駁的紅瓦、每一塊磨到鋥亮的石板路,都能觸動他們最柔軟的部分,“讓我想到小時候”。總結起來,大多是這樣一句話。

距離漢陽造紙廠不遠處,紅白相間的電塔在江北矗立了61年,它一度是亞洲第一高電塔,久而久之成為紙廠人和周邊居民的情感寄託,好多人曾在這裏留下了青葱歲月的黑白照片,“看到電塔,就快到家了”。

我們常説“懷舊”,回憶上個世紀的老物件、老街道,掛念幾十年前的那一代人、那些故事,我們到底感懷着什麼?

或許,我們感懷的,就是那一份對故土的鄉愁,是那一段沒有什麼便捷通訊,卻捱得很近的日子,是那一份真摯的鄰里情,和第一次在腦海中勾勒出“美好”二字時,最原始的模樣。

鏈接

在武漢,還有這些“勝利化工廠”

漢陽造藝術區,這裏所用的廢棄工業廠房,原為漢陽兵工廠和824工廠的一部分,漫步在此可偶遇當年的歷史遺蹟,如今這裏藝術氛圍濃郁,成為青年創想家的一方熱土。

漢陽鐵廠工業遺址,一側拔地而起的張之洞與武漢博物館裏記錄着那段輝煌的工業歷史,如今此地正在進行文化藝術改造。

青山紅房子,武漢鋼鐵公司七、八、九等街坊是武鋼最早的家屬區,從空中俯瞰,青山紅房子無意間排成了一幅巨大的“囍”字。由於房子慢慢老化,這裏以保護為前提,進行着文化藝術改造,目標成為未來全國新的文化復興地標。    

記者晉曉慧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複製或鏡像